satannn

梦想是娶到水户
本质咸鱼,偶尔诈尸

什么我的旧文档里居然还有自纲车和樱纲车???
过去的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每辆车都开不下去???
果然深刻体现了我是个没有性生活的咸鱼orz

卧槽!!!!我以前写的是三忍3p车!!!我咋这么能呢?!!!!我hdi2jd7iJZJ**76bfjd833uhx

【纲手】摸鱼段子

依然是翻文档找到的旧段子…
大概是以前和果粒相互伤害的时候写的
非常短

……………

她死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曾经的辉煌和她的金发一样渐渐褪色。还有那些回忆,不管是那些痛彻心扉的、撕心裂肺的,还是那些情不自禁的、喜难自持的,都和躯体一同掩埋在了泥土之下。

时间留不住任何东西,不管是爱,还是她。

【柱户】摸鱼段子

翻了翻文档找到的旧段子
扉间视角,超短

…………
我还记得那天的家族聚餐,大嫂喝了几杯酒后就又哭又笑,恶狠狠地揪着大哥的衣襟威胁他。
话也说的十分不着调,像是什么“不管是谁都不许带走你!我不同意!”。

我那时候心中十分不解,只以为是醉酒后的胡话,毕竟现在还有谁能带走大哥呢?

兄长倒是毫不在意,把大嫂搂到怀里好生安抚着。
我本以为这样有些荒唐的家常还能在这对理应高寿的夫妻身上看上几十年。但没想到,来年开春的时候,大哥就去世了。

现下我大概想明白了,有着高超的医疗忍术的的大嫂那时大概是想说,

 “谁都不许带走你,鬼差也好,神明也好,我不许他们带走你,我不许你死。”
 

(超大声)
我想买翡翠!!!
绿色的蓝色的黄色的!!!!
(入坑五分钟后悔半辈子的我)
意识到了不打耳洞给我省了多少钱

【柱户/扉斑】日常


※时间线是不知道哪个平行世界的建村后
※柱户+扉斑(?其实感觉没啥cp感但是不要脸地打了tag)
※流水账日常
※警告一下,是摸鱼,非常辣鸡

……………

宇智波斑跪坐在餐桌前,拿着筷子在心里默念了句我开动了后就开始吃饭。
用餐的气氛并不沉闷,或者说有千手柱间在的场合很难严肃起来。即使是吃饭咀嚼的时候,对方脸上生动的表情也像是能炒热氛围,更别提吃完饭后那(几乎没人捧场的)自问自答了。

用餐的地点是柱间的家。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工作日的晚餐在千手家吃成为了一个传统。

一开始水户的手艺有些糟糕,但看到对方那忐忑的表情和“吃人嘴软”这样的态度,他和扉间两位来蹭饭的单身汉还是努力把有些夹生的米饭咽了下去——不过斑觉得自己永远做不到像是柱间那样一脸高兴地吃完并要求再来一碗——从各种意义上这个男人可真可怕。

斑对面坐着的是一向与他不和的千手扉间,对方正低垂着眼看着自己盘中的菜。斑啧了一声,没有对自己“横眉冷对”的扉间即使见过再多次也让人不爽。

以前柱间还没结婚时他也来千手家用过晚餐,他坐在柱间的对面,而扉间坐在兄长的身旁如临大敌,每吃两口饭都要抬头看一眼对面的宇智波是不是想要毒害自己(傻乎乎)的兄长。

这些年矛盾仿佛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缓和了下来,白发的千手不再对突然出现在自己家的宇智波抱有明显外露的敌意。

斑的右手边坐着的是水户。作为漩涡族的公主,她的吃相无可挑剔——或者说是和她那盘着腿坐着的丈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开始这位公主在斑和扉间面前还是端着的,高贵典雅,淑女风范,实力也强悍,连扉间都惊讶于这样的女性能成为自己的大嫂。

直到一次,斑拿着工作文书来找自己的好友,意外听到了充满怒气的不明咆哮。他隐藏了自己的查克拉偷偷前去探查,却从没关紧的门缝了看到了揪着柱间耳朵大吼千手柱间你***再敢去赌馆的水户和干嚎假哭再也不敢了的柱间。

那是斑第一次知道漩涡族的女子在愤怒的时候头发能够反重力地浮起来。

这一幕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于是他专心致志地看起了好友的八卦,以至于一直到水户结束单方面对柱间的殴打转身打算出门,他打算溜走的时候,才发现了同样被这“奇观”所吸引,在一旁看自己大哥八卦的千手扉间。

一时间他们面面相觑,为了阻止自己身体做出的放杀招的本能,斑几乎忘了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

于是水户打开房门时发现自己的文雅形象已经没有保持的必要了。此时她头上还散发着可以凝成实质的怒气,腿上还挂着眼泪鼻涕糊一脸的千手柱间。

千手扉间先反应过来,快速地向水户点头致意后就先用飞雷神移动走了,斑甚至能够想象到对方会移动到多远的地方。
斑努力地绷紧了脸,向自己的好友投去了让他自求多福的眼神,对着已经僵硬掉的水户点了点头后也用瞬身术离开了事发现场。
……不过看到当天他们在一起吃饭时明显丰盛了的晚餐和一脸喜气洋洋的柱间,他大致明白了这对夫妇的相处模式。

吃完饭后大家一起坐在走廊纳凉。
柱间拿出了两小瓶酒招呼着自己的弟弟与好友,水户坐在一旁绣着木叶标志的纹样,偶尔抬起头来注视着他们(主要是大哥——来自不愿意单独吃狗粮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白毛千手)时眼神也满是笑意。

宇智波斑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有意思极了。

END

………
很想表达出一种其乐融融阖家欢乐(不是)的感觉…(显然并不成功)

柱户真滴超好磕求求大家吃我安利啊!

脑了个柱户/扉斑扉的木叶日常
太好磕了,我爱流水账,我爱日常

人老了,喜欢的cp居然都有清明节活动了…orz

今天打开b站扫了眼首页简直一口老血

上课的时候突然一万字小黄文穿脑而过就留下了一百个字不到
微笑. jpg

【三忍/断纲】七日事毕

现代AU

突发奇想撸的段子,全文才2000+,虽然标了断纲但是断基本没有存在感,像是三忍的相处日常(?)之类的东西吧,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再写下去了,结局也非常的潦草,非常抱歉。

 

 

 

长期日夜颠倒所导致的免疫力下降在某次喝多了酒又不慎吃到了略带腐败气息的食物后被彻底引发,纲手躺在病床上的时候还愤愤地想自己当时怎么就相信那味道属于当地特色的一部分。

她被(她认为)是大惊小怪的同伴们强行压进医院治疗,心里估摸着治疗大概只是个幌子,为了让医院监督自己不喝酒才是一众老妈子的真实目的。

总之商谈也差不多结束了,让她至今躺在这里的一顿酒宴或成谈判会上最大收获——虽是聚会酒家的失误,但有机会不紧追不放可不是他们的风格。

于是纲手大小姐待在医院无所事事,每日除了和老师同伴打太极争取早日回到花天酒地酒池肉林的美好生活的怀抱,就只能靠着医院似有若无时有时无的wifi续命。

在住院的第一个下午,在显示信号强弱的图标边上第二十四次出现了表示信号出错的“!”后,纲手终于忍不住一把摔了自己手机——还算保有理智地摔在了床上——开始环视自己的病友们并企图找到一个智能手机替代品,人型对话器。

站在阳台上听广播唱戏的大爷自然是第一个被排除的,又是片刻的认真思考后坐在床上欢乐玩着“小鳄鱼洗澡”游戏的小女孩也被从她的【可对话列表】中删除了。

安静坐在自己身侧一张床上看书的仁兄虽说看着有些疏离,但已是此刻的不二选择——就决定是你啦不知名男子!

 

等到了晚上,自来也和大蛇丸带着单子想要告诉她托关系给她找了个单人病房的时候,还没等拿条子的自来也开口,纲手一个健步冲了上去,紧紧地捏着对方的手就像被解放的群众十送红军一样,叠声说着不要了本官在此微服私访住得非常好感谢人民给了我这个机会,又趁着这个机会猛地把条子塞回了自来也的手里。

大蛇丸看了她一眼,又斜眼去瞥坐在纲手的床的边上,正友好向他们微笑的加藤断。眼神在两人之间来回几圈,摇了摇头翻了个微不可见的白眼表达大概是女大不中留这样的内容,又偷偷掐了把一脸茫然的自来也。

被热情的乡亲的一连串问候和动作搞得有些懵的自来也也只能顺着纲手的话说下去,老师有点担心你让你记得给家里打电话我们收尾工作还要谈两天你在这就当放松心情哦好再见。

没超过五分钟,对队友的友好问候就宣告结束,无心机的直男迷迷糊糊打道回府,剩大蛇丸跟在他后面慢悠悠地走回住所。

 

第三天的时候自来也已经发现了不对,他满脸悲痛撕心裂肺地说明明是我先来的!

纲手在一旁连翻二十个大白眼,一边给自己喂饭,一边嘟嘟囔囔地诉说这两天为了给边上床不食人间烟火的男神留下好印象饭都没敢多吃两口饭,真是可惜了咱老师给批的住院补助。

大蛇丸也不理睬自己的两个神叨叨的队友,拿着这两天的报告仔细地看着。

瞧两人都不理自己,自来也更是戏精上头,手指在空中胡乱地指来指去,一脸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的表情,嚎着你们根本都不爱我,一个就是想骗我给她开小灶,另一个就是想让我帮他写报告——大蛇丸你报告都拿反了假正经骗谁哪。

被揭穿的大蛇丸都懒得用眼神表示自己的不屑,把报告翻正了继续对着报告放空自我。

另一边纲手也吃的差不多了,整理完外卖盒往自来也手里一塞,说了句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就不报了,就毫不留情地转头去一旁的卫生间洗漱,清洗作案工具。

 

第五天的时候猿飞终于抽空去探望了自己的宝贝徒弟,踏入病房的时候感觉自己仿佛是初高中抓早恋,棒打鸳鸯的教导主任,在受到大量粉红泡泡的暴击之后惊恐地落荒而逃并委婉地表达了自己再也不会来的决定。

自来也哼哼唧唧地表示您要是知道了纲手现在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规律地不像话,还和我们一众“思想觉悟底下、不支持戒烟戒酒活动”的低素质人士划清了界限是不是得当场被吓死?

 

猿飞日斩捂住自己的心口,向前踏出一步,用一种深沉的口吻说道,爱情,居然有这样的魔力——我一定要给老师打电话他们反应一定好玩。

然后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思索半天还是私聊千手柱间,冒着第二天被纲手的留言刷爆的风险,编辑了一条类似于“老师最近有没有关注过小纲的情感状况?”这样模糊不清又包含巨大信息量的消息发了出去。

全组八卦良心大蛇丸冷眼旁观,第十八次思考跳槽脱离这个智障队伍的可行性。

 

 

第六天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纲手有了个男朋友——或者将要有个男朋友,这对吃瓜群众而言差别不大,出了院还可以接着联系嘛,不知道哪里的古人有云女追男隔层纱……

纲手自己也在心里这么暗搓搓地认为,小公主生活一帆风顺,小时候隔壁家的弟弟不肯给自己糖吃已然是人生中的最大挫折了,她也不能免俗在心里期待起了未来。天文地理时事政治这两天都快被他们侃烂了,三观契合如她和断,要不是维持自己最后的一点(假的)矜持,她甚至觉得再过两天就谈婚论嫁也不算快。

 

谈判拖到了第七天也结束了,纲手的住院时间也快到了医院的底线——自来也一行人每次去探望纲手都会遭受到单身狗护士、医生们“你们家属是来看病的还是谈恋爱的”这样的眼神攻击。退院这天倒是奇怪,没几个护士对他们怒目而视,相反,都是一脸的欲言又止。

猿飞觉得有点奇怪但也没放在心上,自己在楼下办理着退院手续,大手一挥派自来也和大蛇丸上去帮纲手搬东西——“我怕这死丫头不肯走”。

 

自来也跑上楼,一进门倒是看到加藤断的床位已经空了,心中啧啧称奇,莫不是要小情侣双双退院去,携手秀恩爱吧。

纲手倒是躺在自己床上,脸也埋在被子里不知道在干什么。

自来也上前一把拉开了她的被子,顺口说你那小情人咋先走了你们……话还没说完,看到纲手哭红了的眼睛怔了下,声音也低了下去,改口说,追不到也没事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好找吗就咱这个条件啥样对象找不到啊。

 

昨天他被抬走了。纲手的眼睛睁开,呆呆着看着天花板说道。他疼得冷汗都留了下来,还在对我笑。

她一开口,眼泪又从眼角流了下来。

这下自来也也不说话了。

一时,病房里只剩纲手略带鼻音哭腔的声音,我在手术室门口等了好久……可是没用。

在场的另外两个人都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只能看着她用手捂住双眼,身体缩成一团轻轻颤抖。

 

……

 

突然不知道要怎么写下去了,按照设想后面还会有蛇叔辞职跳槽之类的剧情……觉得这剧情真是太令人发指了,就停在这里吧QAQ

最近爬回了以前的墙头,在看了一堆(非常有趣)(坑了好多年的)文之后突然画风就变成这样了……感谢观看(?)啦。

一边看演员的诞生一边打刀剑乱舞,突然觉得彭彭和虎弟长得好像啊…
莫不是我快瞎了??